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赵医生反应还算快,一看就明白了,他问那日:“嗓子疼的说不出话来?”

那日点点头又摇摇头,也不知道想说什么,眼泪都糊了脸,看起来好不可怜。

萨仁心中暗乐,她的神奇药水单喝着没事,还调理肠胃,但喝这种药水的时候不能吃肉,昨天阿古拉说要去猎黄羊,她家晚上肯定会吃肉,果真见了效!

这下子耳根总算能清静一阵子了。

刘队长心思都在药獾上,再说他看那日面色红润,哪像有病的,只摆手叫赵医生把那日带去医务室好好看看。

那日今天早上起来就突然说不出话来,以前天气干燥容易上火的时候她嗓子肿过,也是说不出话来。

可这次和那次感觉不一样,她嗓子不疼不肿,就是一张嘴说不出话来,可不就吓坏了吗,赶紧跑来找医生。

她跟着赵医生出去时包里的两只黑狗都站不稳了,走路摇摇晃晃,就跟醉酒了一样,那日心里诧异,但急着看病也没多想。

没一会儿,其中一只黑狗趴在地上不动了,刘队长过去摸了摸,没死,像是睡了。

萨仁就说:“就算那些獾都晕倒在洞里也没事啊,每家都有细狗,让狗进洞去叼出来就行。獾跟死了一样,狗反而不会去撕咬,也伤不到皮子。”

刘队长看着睡着的那只,再看看晃晃悠悠在桌边打转的那只,兴奋极了,他一拍手:“好!就用这药了!”

萨仁本打算跟他一起去旗里买草药,阿爸给拦了:“需要什么刘队长自会买来,你在家等着配就行了。”

刘队长让萨仁今天不要去放羊了,就在家等着,然后他带着剩下的两块放了药的肉兴冲冲地走了。

等他走了,萨仁又被阿爸盘问一番。

阿爸从来不知道自家女儿这么厉害,听她大哥讲个故事就能记住里边的草药,还能配出来。

萨仁干脆说:“阿爸,上次我用草药伤了脸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反而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,一眼就能认出草药,这是不是一种天赋?”

阿爸还没说话,达愣爷爷十分认可地点头:“很久以前伊林草原上也有个行医,听说就是腾格里赐给他的能力。他骑着马带着两头骆驼四处走,听我爷爷说他能接骨能治伤,草原上好些人得了病不知道出去求医,都会盼着他来,他的骆驼上戴着铃铛,人们听到风里传来驼铃声,就知道神医来了。”

萨仁没想到草原上还有这样的故事,那可太好了,不然她要一直编故事一直往大哥身上推,等大哥回来可就麻烦了。

阿爸听达愣爷爷这么说,又见萨仁十分坦然也没再多问。

三人一起回家,就见阿妈在包外站着一脸愁容。

萨仁赶紧过去:“阿妈怎么了?”

阿妈指指地上的黄羊:“你们刚走就有人给你送黄羊来了,说让你赔给队里。”

“是阿古拉吗?”

阿妈摇摇头,表情一言难尽:“就是那个廖知青。”

“啊?”萨仁愣住,廖正义?他自己打来的?不太可能吧!

阿爸脸色一沉,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